耕读百科

广告

今天如何尊孔?

2011-10-29 14:03:34 本文行家:斫岩

现在儒家最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去推动祭孔和尊孔,而是要推动尊毛。不尊毛,即使祭孔读经,儒家也不过是打酱油的而已。将儒家变成一种所谓的“文化”,如儒冠深衣之类。这些要求有没有道理呢?有一定道理,也有其合理性。但这些都是非常皮相的,既没有历史感,也没有现实感。

今天如何尊孔?
今天如何尊孔?


 

作者:岳峙    文章发于:【经略】网刊第009期

 

 金秋十月的北京正是天高云淡、秋风送爽的季节,但对儒家来说,这时候透露出来的也许是春天的消息。

今年国庆节的前一天,除了例行的国务院、政协招待各民主党派的茶话会之外,央视和新华社播发了一条消息,预告将在第二天也就是国庆节当天,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界代表人士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集会,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国庆节当天,中央政治局九大常委悉数参加了这一典礼,虽然为时不到一小时,也无领导人在现场讲话,但央视与新华社仍然播发了预告性消息,这足以说明国家对这一仪式的重视程度。

左传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战争和祭祀并列为一个国家的两件最重要的事项,而且祭祀还排在前面,重要性超过战争。在古代的各种礼仪之中,祭礼是最重要的,而祭礼之中,最重要的又是庙礼。整个西汉,关于庙制和庙礼的讨论贯穿前后,始终处于意识形态讨论中非常核心的地位。

在这样的讨论中,是不是祭祀祖先,祭祀祖先中的哪些人,用什么样的礼仪,规格如何确定等等,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而在对这些问题的讨论中,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判断是非对错,如何取舍,正是一个国家的历史观和价值观的集中表现,也正是儒家的用武之地。但奇怪的是,此前一直汲汲于复兴儒家的人似乎对此毫无反应,也没有任何评论,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

稍微查一下就可以知道,在2008年之前并没有这一仪式。2008年第一次举行,2009年因为建国60周年大庆阅兵没有举行,2010年第二次,今年是第三次。我特意在网上找了2010年和2008年的实况转播录像,整个仪式与今年几乎一致,甚至连实况转播的台词都很接近。

这表明:

第一,要举行这样盛大的祭祀仪式是经过中央高层讨论并达成共识的,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且,有了这三次的经验,说明这将会成为一个固定的、制度化的仪式,不是临时性的;

第二,这不是党的行为,而是党和政府及军队、少数民族、老同志、青少年、妇女等各个界别都参加的国家行为,也就是说,这不是党在纪念和祭奠自己的前辈,而是整个国家在纪念为了这个新国家而付出生命的烈士们;

第三,从前面三次看,除了恰巧在外访问的人之外,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参加,在京“党和国家领导人”全部参加,规格之隆重可以说是目前条件下最高的;

第四,整个献花的程序前面三次基本相同,这说明是经过设计并得到中央认可的,也不是随意的,说明中央对这个程序是非常重视的。

在党的历史经常处在被解构和歪曲的今天,中央这样做,显然是有非常深刻的用意的,政治上的含义也很丰富。但可惜的是,它的意义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新世纪的这十年里,儒家复兴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如很多人经常呼吁要废除马克思主义,让共产党改宗儒家,有的人要求国家制度化地祭孔,有的人则热衷于在各地搞民间祭孔活动,有的人热衷于鼓吹和提倡读经运动,更有甚者,则将儒家变成一种所谓的“文化”,如儒冠深衣之类。这些要求有没有道理呢?有一定道理,也有其合理性。但这些都是非常皮相的,既没有历史感,也没有现实感。

就孔子而言,从来没有要求他要做什么教主,没有要求过别人对他尸而拜之,更不用说是要信众对着泥胎木塑手舞足蹈念念有词了。儒家之为儒家,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宗教,正在于其虽然有一些社会学意义上的宗教的特征,但实际上并不是宗教,而是超越于宗教之上的,儒家对信徒的要求并不是去传播什么福音,更不是早九晚五地祭拜如仪,遵守什么简单的清规戒律,而是要求人们能够把典籍上的语言变成一个人内在的精神信念,进而见之于行事。儒家讲忠孝仁义礼智信,从来不是要求一个人对孔子忠诚,而是要他这样对待别人。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儒家才讲“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才是为己之学。

今年初,为了天安门前的孔子像,曾经引起一些小风波。但天安门上真需要建一座孔子像吗?如果孔子已经虚弱到了天安门上没有孔子像,儒家就无法复兴,那儒家还是早死早投胎吧,也不用谈什么复兴了。稍微注意一下天安门的空间布局,注意一下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这些要素,就可以发现天安门广场有其自身的逻辑,并不需要一尊孔子像立在中间,就像从来没有哪个皇帝把孔子像立到太庙之前一样。

真正的尊孔并不在于是不是在全国各地都塑起孔子像,然后政府官员和老百姓罗拜于前。真正的尊孔应当从什么做起呢?除了前面已经提到而且也有不少人已经在做的如提倡读经、组织民间祭孔活动之类外,最重要的就是要用儒家的精神去解释国家举行的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这样的活动。而且,要尽可能地参与这个过程,尤其是在整个仪式的各个环节的设计过程中。

这里还需要特别提出讨论的问题就是,献花不仅仅应该是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也应当向毛主席纪念堂献花。尤其是在经过了三十年去毛化的政治运动之后,中国又走到了民族复兴和国家崛起的关键时刻,今天的党和国家也许比过去更需要表明自身对这个国家的创立者的态度,更需要重新建立起今天的中国与他那一代人之间的关系。关注当代中国政治的人大概都会承认,今天的中国,政治制度已经大体成型并趋向稳定,尤其是领导人换届制度,每一届领导人都会成为这个历史过程中的重要一环,即使有些人可能会被遗忘,但作为这个国家的缔造者,毛泽东是不应该也不可能被遗忘的。对他的历史评价和态度,也是组成这个政治稳定的重要部分。

更坦白些说,因为对毛泽东的评价始终是这三十年来政治讨论中的核心问题,也处在路线斗争的核心地带,各方都希望能够以自己对历史的解释去影响国家对历史上的解释,从而将国家锁定在自己的道路上。过去三十年,虽然官方从不参与,也不表态,但实际上这样的讨论从未中断过。但不表态可以保稳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需要的是表态,做一个尽可能客观、公正的评价,恢复毛泽东在这个国家本来应该享有的尊崇。

所以,现在儒家最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去推动祭孔和尊孔,而是要推动尊毛。不尊毛,即使祭孔读经,儒家也不过是打酱油的而已。

参考资料:
[1] 今天如何尊孔?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斫岩斫岩:男,汉族,李猛,北京海淀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帧设计专业,兴趣是与民族文化相关的美术设计作品和文学艺术作品。2009年8月18日与新知社主编共同建立互动百科汉服社文化小组。2009年10月25日己丑年重阳节举行汉服文化活动。2010年2月10日更名为互动百科汉复社。2010年4月1日建立“可持续生活.中国”墨家田园理想生活小组——耕读.桃花源艺术工作室。2010年11月1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城乡互动与可持续生活亚洲论坛国际研讨会设计会刊。2011年10月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届全国社区支持农业(CSA)会议设计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