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百科

广告

恩道尔:适应没有食物的生活?

2011-07-22 07:44:00 本文行家:斫岩

食物,是少数几种使人们维持生命的可笑东西之一。我们会理所当然地以为,家门口的超市会永远卖我们喜欢吃的食物,而且还以合理的、我们能支付得起的价格充足供应下去。然而,在没有充足事物供应的情况下生存,是未来我们中千万人或者上亿的人要面对的前景。

作者:威廉·恩道尔     李云 译

威廉·恩道尔威廉·恩道尔


我过世的祖父,是一位有挪威血统、强壮的美国农场主后代,后来他成了一位报纸编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为一位投身政治的人。他常常说:“只要时间许可,人可以适应相当多的事情,除了死亡……但是如果经常练习的话,人也可以适应死亡。”看,似乎天意如此, 看起来,我们人类中的绝大部分,就要验证那句谚语了,通过我们是否能够得到每天的面包这件事情来验证。

 

食物,是少数几种使人们维持生命的可笑东西之一。我们会理所当然地以为,家门口的超市会永远卖我们喜欢吃的食物,而且还以合理的、我们能支付得起的价格充足供应下去。然而,在没有充足事物供应的情况下生存,是未来我们中千万人或者上亿的人要面对的前景。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个真正的悖论。我们这个星球可以为数倍于当今人口的人,提供营养充足的天然食品。但是,由于过去半个世纪或者说更长时间建立起来的工业化农业的破坏,食物不足的情况将会出现。

 

到时候我们的世界要如何面对未来10年或者更长时间在全球范围上的饥馑?答案在于少数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那些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已经决定人为地制造出营养食品的短缺。这个问题有几个重要方面。

 

减少紧急储备

 

几乎完全不顾及现今的谷物实际供给和需求,在世界范围内随意操纵人类赖以生存的粮食的价格,是比较晚近才发生的事情。这样的行为根本是不可思议的。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发生的粮食危机之前的所有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过一个单独的“世界粮食价格”。所谓的粮食的“世界价格”是为所有食品和食物类产品所规定的基准。

 

从大约基督降生前2000年的苏美尔人的文明给我们留下来的最早的遗迹看,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地带,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几乎所有的文化都对收获的谷物进行贮藏——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非常晚近的现代。储藏粮食是为了应付战争、干旱和饥荒等原因。粮食储藏的方法适当的话,可以有效地保存大约7年。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启用储备的粮食。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华盛顿政府建立了一个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作为一个在主要工业化国家中,尤其是欧共体国家中,推动自由贸易的契机。在其早期谈判中,农业在欧洲国家尤其是法国的坚持下,谨慎地被排除在谈判内容之外。法国把欧洲共同体农业政策(CAP)和欧洲农业保护,作为政治防御看待,认为是不可谈判的领域。

 

1980年代初期,由于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罗纳德·里根在政治上长期不懈的坚持,芝加哥学派的米尔顿·弗里德曼的极端自由市场理论开始在欧洲领导权力圈子里被大范围地接受。一步一步地,对华盛顿农业自由贸易议程的反对被化解了。 

 

经过7年的紧张的讨价还价、游说和施加压力,欧共体最后在1993年的乌拉圭回合关税及贸易总协定谈判中,同意了大量减少对国家农业保护的要求。乌拉圭回合主要涉及的协议是:国家谷物储备作为政府责任将终结。

 

关税及贸易总协定1993年的新协议,正式建立了世界贸易组织,用来监管协议的执行,违反者将被强制执行制裁,农产品的“自由贸易”第一次在世界上最主要的贸易国家之间成为了一个重点。温和地讲,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决定。

 

从此以后,谷物储备将通过私人公司,由“自由市场”管理,那些公司中最了不得的是美国谷物卡特尔巨头们,那些美国农业综合企业巨兽。谷物公司认为,他们能够更加有效地胜任任何紧急事务,还能节省政府开支。那个基于错误建议的决定,将会向史无前例的谷物市场的谎言和操纵打开泄洪之门。

 

ADM(美国阿彻丹尼尔米德兰公司)、大陆谷物公司(Continental Grain)、邦基集团(Bunge),以及他们中的老大,嘉吉公司(Cargill)——全球最大的、私人拥有的谷物和农商贸易公司——在WTO进程中浮出的最大的赢家。

 

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农业谈判的结果,与嘉吉公司的人的喜好非常契合。这对于内部人士来说,一点也不奇怪。前任嘉吉公司高管丹·阿姆斯图茨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中,起草了农业贸易部分。1985年,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一位同事,芝加哥大学的D. 高尔· 琼森,与他人一起为大卫·洛克菲勒的三边委员会写了一份具有开创性的报告,就是那篇被他们称作“市场导向”的农业改革蓝图。它为美国在即将到来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中的立场提供了架构。洛克菲勒集团以及它的智囊库是“农业改革”的建筑师,在1945年之后的世界中一直如此。

 

在主要粮食生产国中减少政府谷物储备需要时间,但是随着1996年的农场法案的通过,美国实际上已经减少了它的谷物储备。欧洲国家紧随其后。如今,在主要的农产品生产国中,只有中国和印度还保持着国家保有谷物储备的战略安全政策。

 

华尔街闻到了血腥味

 

在美国、欧共体国家和其他主要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的工业化国家中减少国家谷物储备,为进程的下一步布置了舞台——减少对农产品衍生品的控制,允许不受约束和不受检查的投机性操纵。

 

在克林顿政府财政部时期(1999-2000)减少谷物储备通过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形成正式书面形式——CFTC是一个政府机构,监管衍生商品的贸易诸如芝加哥交易所或者纽约商业交易所的交易。减少谷物储备由财政部的提姆·盖特纳和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起草成法律文件。我们后面将提到,华尔街作为背后推手,使前纽约联邦储备主席盖特纳于2008年,在历史上最糟糕的财政灾难时期,成为了奥巴马的财政部长。这简直就是跟把狐狸任命为鸡舍的保安一样。

 

当亨利·基辛格在1972~1973年当美国国务卿的时候,把美国农业部和美国主要谷物贸易公司形成联盟,他指挥了一场将谷物价格提升200%的大戏。价格的提升引发了当时美国与苏联签订了三年的谷物合同,当时苏联刚渡过了一场灾难性的歉收。

 

这次美-苏交易正处于全球干旱之中,当时全球粮食大量减产,在这个时候,把美国所有的可出售谷物都卖给一个表面上是冷战对手的国家并不是有先见之明的举动。这次销售发生在世界主要谷物减产而导致大米价格攀升的时期。美国报界的批评声音把其称作伟大的谷物抢劫。基辛格甚至安排了把谷物从美国运往苏联的运输费用由美国纳税人承担。嘉吉公司喜笑颜开。

 

大约同一时间,美国大谷物公司——嘉吉、大陆谷物、ADM和邦吉——开始了一场延续了20年的把世界谷物市场转换到公司手里的运动,不管谷物供给是否充足,操纵谷物价格,控制人类和动物所必需的营养。

 

为美国获得控制世界谷物市场和价格的20年进程,在1980年代随着金融产品指数贸易和其他衍生品的出现,获得了重大进展。

 

这个新的萨默斯-盖特纳-华尔街(Summers-Geithner-Wall Street)的早期谷物大盗版本,尤其是2006年后,使基辛格和他朋友们在1970年代做的那些事情黯然失色。

 

1999年,在华尔街大银行( 高盛、JP摩根、大通曼哈顿和花旗银行) 的催促下,克林顿政府起草了一个法令,这个法令将彻底改变谷物贸易的历史。这个法令被称作商品期货现代化法案,并在2000年转化为正式法律条文。

 

克林顿的新法律的两位主要建立者是前高盛顾问和克林顿的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和财政部副部长提姆· 盖特纳。后者是华尔街的朋友,如今奥巴马的财政部长。财政部长萨默斯也是阻止管理商品和金融产品的金融衍品的主力。

 

萨默斯-盖特纳的建议书包括了1999年总统工作团队向国会提交的关于金融市场的报告,此团队就是非常著名的“暴跌保护小组”。

 

当时,期货贸易委员会(CFTC)也建议撤销对主要银行间或金融机构间的衍生品贸易的管制,包括谷物和其他农业性商品衍生品。

 

历史性的和史无前例的撤销管制,在政府对衍生品贸易方面的监管上打开了一个大缺口,最终助长了衍生品竞赛,导致了2007年的金融崩盘。一切皆自由的撤销管制是最近谷物价格暴涨的幕后原因。

 

1991年之前几年,高盛给出了它自己的商品“指数”,后来成为了全球所有商品的衍生品贸易基准,包括粮食和石油。高盛商品指数,或叫做GSCI,是一种新的衍生品,它跟踪大约24种商品的价格——从玉米到热狗到咖啡到小麦到贵金属和能源。从华尔街的观点看,这个主意超级棒。它使投机商们在一种原料商品的未来价格上的赌博一步到位,是一种华尔街版本的“一步到位”赌博商场……

 

CFTC对商品贸易解除管制使得高盛在1999年从它的GSCI中大赚了一笔。现在银行家们和对冲基金以及高端投机商们能够在未来的谷物价格上抢占先机或者下注,同时不需要最终把所买卖的小麦或者玉米拎到家门口。

 

现在,谷物的价格被新的谷物供应商赌博大佬们所运行着——从华尔街到伦敦以及更远——他们在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堪萨斯城贸易谷物的期货和期权。期货价格不再是只有那些工作于谷物行业有经验的行家(农场主、磨坊主或者大宗谷物最终购买者)所知道的一个套期保值的形式。那些个体的贸易商几个世纪以来依赖期货合同使他们自己免于受到歉收或者灾害的威胁。

 

谷物成为了一个新的投机领域,任何人只要愿意让投资者担风险,都可以入市。大庄家有高盛、德意志银行、高风险的海外对冲基金。谷物,跟以前的石油一样,现在几乎完全从日常供给和需求上分离了。价格可以因不可靠的传闻而被短期操纵。

 

与那些直接参与方比如磨坊主、农场主或者大餐饮连锁集团不同,投机商们不生产也不拿走任何他们赌下的玉米或者小麦。他们几乎连10吨硬质红冬小麦都不可能提走贮藏。他们的游戏是一种全新的套利形式,唯一的规则就是低买高卖。其衍生工具以及美国政府的放任政策和监管的疏忽,允许游戏玩家利用杠杆作用获得很多倍的利润。

 

但是还有另一个荒谬的转变:高盛的GSCI被定制成投资者只能买合同。这个就是业内所谓的“单边做多”。没有人能够用这个指数赌谷物价格下降。你只能从永远上升的谷物价格中获利,这个使更多的无辜投资者被诱骗进了一个高风险的商品投机中,制造出一种自我满足的预期。

 

这种单边做多的特性,鼓励了银行客户把他们的钱长期放在银行或者基金中,让银行家们与其他人的钱一起运作,银行家会获得大量横财——然而所有的损失都由客户承担。

 

GSCI结构的致命缺点是其不许可“卖空”,当谷物过剩的时候卖空可以迫使价格下降。投资者们被引诱进一个让他们不停买进的系统里,他们买进,然后不知道何种原因价格升高,他们再买进。很快,其他银行都发行了自己的商品期货指数基金。9 这些银行包括巴克莱(Barclays)、德意志银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JP摩根大通,美国国际集团(AIG),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ms),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有史以来第一次,高风险商品期货投资——包括向谷物和其他农产品的投资——成为了一种金融产品,能够让“小人物”在他们几乎不了解的领域投资,只因为他的银行或者基金顾问催促他向那里投资而已。银行一如既往地用“别人的钱”运作——也一如既往地以牺牲“别人”为代价。

 

在近期的一份仔细分析2007-2008年谷物价格泡沫的文章中,作者奥利维尔·德·舒特,作为联合国粮食权力特别报告员,总结道:“基本粮食大宗商品期货的价格的不断增长和波动,只能解释为投机泡沫的出现。”10 泡沫时间是显著的,是因为其方便地抵消了那些银行巨头们在巨量的证卷化的房屋贷款和其他华尔街的疯狂赌博上的巨大损失。舒特补充说:

 

特别是,有个理由让人相信一个显著的角色由大型、有权力的投资机构诸如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投资银行的基于粮食商品期货的衍生品进入市场担任的,所有这些衍生品都没有考虑农业市场的根本。这些衍生品能够进入是因为开始于2000年的,对重要商品期货衍生品市场取消管制造成的。11

 

跟在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崩溃之后,华尔街和其他主要金融玩家开始寻找基于几类商品的替代品,大宗商品期货和几个种类商品的高风险衍生品,头一次成为了一个主要的投机性投资的主题。

 

2000年以来,所有投资于各种商品期货指数基金的美元总数已经从2003年的大约130亿美元,在石油和谷物投机泡沫中的2008年涨到了惊人的3170亿美元。高盛的GSCI指数基金是其中最大的。这些数据出现在雷曼兄弟公司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此报告成文在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把他们当作替罪羊用以捞出他的华尔街兄弟之前不久。12

 

自2008年之后,随着物价的波动,投资者的资金持续地涌入各种商品期货基金中,使粮食价格维持高点,并继续攀升。从2005年到2008年,世界范围的粮食价格上涨了80%——并且到现在都在涨。从2010年5月到2011年5月间,小麦价格上涨了大约85%。“我们在商品期货市场上看到的投资资本的数量是史无前例的”,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国家谷物和饲料协会会长肯德尔·凯斯(Kendell Keith)这样说道。13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估计,自从2004年以来,世界粮食价格平均已经猛增了前所未有的240%。大银行和对冲基金们把粮食商品期货当作一种投机替代品爆发于2007年,当时美国正被第一波次级金融海啸击中。从那时起,粮食类商品上的投机聚集了更多的动能,因为其他在股票和债券上的投资具有很高的危险性。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就是全世界在比较贫穷的人口中急剧增加的饥荒、挨饿和营养不良。

 

FAO计算出粮食不足的国家将会被迫多支出30%的钱进口粮食——全球范围的支出增加总量在难以置信的1.3万亿美元。三十年前,国际粮食市场是很小的;如今这个市场被一小撮美国农商巨头压倒性地支配着。农业综合企业,像军事出口一样,是美国核心战略部门,长期被华盛顿方面大力支持着。这是更大的和更加私人的日程的一部分,10年前由洛克菲勒和福特基金会以及他们的优生学拥护者计划出来的。14

 

进口粮食是今天的规则,根本不是粮食便宜异常。全球化的农业产品,通常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加压力而都被强加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头上,包括过去粮食自给的社会单位,现在都投降了,转而依靠进口粮食。这些都是在“自由贸易”或者叫做“市场导向的农业”的名头下做的。其背后没有说清的所谓的“市场”是非常无效和不健全的,在实际操作上和金融上都是。对进口粮食的依赖是由大跨国企业集团诸如美国泰森食品公司、史密斯费尔德公司、嘉吉公司和雀巢等公司人为制造的,我们这些最终要消费他们工业化粮食产品的人的健康和福祉公司巨头们是放在最后考虑的。

 

便宜的农业产品的进口,常常会把当地生产的粮食价格压低,迫使成千上万的人离开土地进入过于拥挤的城市焦急地寻找工作。

 

如今的小麦衍生品,或者叫“纸小麦”的价格,控制真正的小麦价格。高盛、JP摩根大通,香港上海汇丰银行(HSBC)、巴克莱银行和很多海外对冲基金等这些投机家们,对谷物没什么兴趣,主要是对获利感兴趣,现在这些人比那些真正的农业套期保值者多四倍。

 

这是对过去几百年或者更长时间的主导谷物价格的市场形态的彻底逆转。有大约75年的时间,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特定农业商品期货销售量上进行强制限制——包括小麦、棉花、大豆、大豆粉、玉米和燕麦,规定多少以上农业产品可以被非生意人玩家交易,这些人不是从事食品工业的。所谓的“商业套利者”,比如农场主或者食品加工者,过去是可以不受限制地交易粮食期货,以帮助他们规避风险。但是对于纯投机者,是不可以的。

 

设计这些限制,是为了在这个相对小的市场中避免操纵和畸变。随着2000年萨默斯-盖特纳的商品期货现代化法案的通过和著名的“安然漏洞”——可以从政府限制中获得豁免——迅速和宽松的能源衍生品的贸易很快扩展到了食品类商品期货。2006年,当德意志银行的要求得到许可,CFTC允许所有贸易限制都得到豁免的时候,大坝彻底垮塌了。制定法规的官方机构向他们许诺说如果超过限制将不会有任何惩罚。其他人尾随其后,如同旅鼠一样。15

 

世界上大约20亿人要花一多半的收入来购买食品,对于他们来说,后果是恐怖的。在投机导向的谷物价格暴涨时期的2008年,大约有2亿5千多万人被联合国归为“粮食不安全”序列,或者根据最新数据,总数为10亿的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16

 

如果美国国会从来没有在过去10多年的支持,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解除对谷物投机的管制,那么那些可怕的后果就不会出现。到2008年初,在布什政府的鼓励下,美国可耕地的35%种植了将被作为生物燃料烧掉的玉米。到2011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40%。至此,舞台已经设置好了,在谷物市场上,市场的一个微小振动都会引爆一个巨大的投机泡沫,如同当年在石油市场上用同样的GSCI指数做的游戏。 

 

分享:
标签: 恩道尔 粮食危机 工业化 生物燃料 食品安全 | 收藏
参考资料:
[1] 恩道尔:适应没有食物的生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斫岩斫岩:男,汉族,李猛,北京海淀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帧设计专业,兴趣是与民族文化相关的美术设计作品和文学艺术作品。2009年8月18日与新知社主编共同建立互动百科汉服社文化小组。2009年10月25日己丑年重阳节举行汉服文化活动。2010年2月10日更名为互动百科汉复社。2010年4月1日建立“可持续生活.中国”墨家田园理想生活小组——耕读.桃花源艺术工作室。2010年11月1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城乡互动与可持续生活亚洲论坛国际研讨会设计会刊。2011年10月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届全国社区支持农业(CSA)会议设计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