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百科

广告

华夏文明的五次浩劫是什么?

2011-05-12 19:28:59 本文行家:斫岩

在历史舞台上,主要有三种形式的动乱:民变、政变和外患。所谓外患,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民族冲突,或者叫文明冲突。在中国将近三千年的历史中,民族冲突从来没有完全停止过。但是,关系到华夏民族生死存亡的民族冲突共发生了五次。维护统一,理顺体制,尚武精神,阶级均势,改革开放,这是中华民族通过五次浩劫得到的五大教训,同时也是五大经验,五大传统,五大法宝。没有统一,就没有民族的一切。

华夏文明的五次浩劫华夏文明的五次浩劫


作者:董建臣

 

   在历史舞台上,主要有三种形式的动乱:民变、政变和外患。所谓外患,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民族冲突,或者叫文明冲突。在中国将近三千年的历史中,民族冲突从来没有完全停止过。但是,关系到华夏民族生死存亡的民族冲突共发生了五次。

                                        一

   第一次发生在西周后期,犬戎内犯,首都沦陷,周平王迁都洛邑,王室权威扫地。这个时候,四方野蛮民族争先恐后地内迁,华夏文明圈内的诸侯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南方的楚国尽管也是周王室分封,在文化上却属于蛮夷之国。楚国本为地位很低的子爵,春秋时期,突然强大起来,竟然一举灭亡了周王室用以镇服南方的汉东诸姬,中原华夏民族的南方门户被打开。在北方,狄族不仅破门而入,甚至来到了华夏民族的腹心地带,先后灭亡了邢国和卫国,周朝首都洛邑的城门和诸戎相接。周朝发祥之地关中地区更是一片膻腥。用孔子的话说,当时“南夷与北狄交,华夏之不绝如缕。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管仲辅佐齐桓公,创建霸业,捍卫文明,保护民族,以“尊王攘夷”为号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仲的功业实在太大,以至于孔子尽管对管仲奢侈的生活作风甚为不满,鄙其小器,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对整个华夏民族的巨大贡献。北伐山戎,稳定燕国;打败狄人,存邢救卫。又率齐、鲁、宋、陈、卫、曹、郑、许八国联军,南讨强楚,遏制了楚国凌厉的进攻态势。齐桓公之后,晋文公继续扛起文明大旗,与楚国争霸。晋楚百年战争意义巨大。华夏民族不仅保卫了自己,而且使文明得以扩展。到了战国时代,华夏文明就已经走出黄河的摇篮,在辽阔的长江流域开花结果。巴蜀、荆楚、吴越,三个很有特色的地域文明已经成为华夏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华夏文明更是挟战胜之威,翻越五岭,进入珠江流域。在周平王东迁之后,从管仲开始,华夏文明在同化诸外族的基础上,蓬蓬勃勃,生机盎然,一路凯歌,持续七百多年。在这期间,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居功甚伟。他大展宏图,鹏程万里。在南方,不仅让华夏文明在整个珠江流域根深蒂固,而且把文明的种子播撒到了海南岛,甚至把影响推进到了越南南部。在北方,稳固了河套,统治了高丽,北方屏障,从此固若金汤。在东南,灭掉了闽越,福建正式纳入版图。在西北,河西走廊成了华夏民族一条钢铁手臂,一面抓着西域三十六国,一面严重威胁着匈奴的后背。从此,陇西尽为华域,关中八百里秦川狼烟不起。  

   但是,自东汉末年开始,一方面由于黄巾军战乱之后中原人口骤减,另一方面由于北方气候变冷导致世界民族大迁徙,匈奴、鲜卑、羯、氐、羌等野蛮民族逐渐内迁。到了西晋,太行山、潼关以西,包括并州、关中、陇西、河西、河套等地区到处都是胡人,幽州、冀州也有很多。如果西晋是一个像汉唐那样伟大的皇朝,这些野蛮民族也许会被悄悄地在文明之胃中消化掉,从而避免罗马帝国的命运。但是,西晋统治集团缺少文韬武略,缺少经纬天下的雄心壮志,文恬武嬉,醉生梦死。玄学的泛滥,武备的撤除,连年的饥荒,民族矛盾的激化,哪一个是导致华夏民族跌入第二次浩劫的最重要的原因呢?毫无疑问的是,晋惠帝司马衷的智商是压死驴子的最后一根稻草。皇帝的无能造就了众多野心家,使整个皇室和官僚集团陷入了一个吞噬一切的漩涡。树欲静而风不止。一旦私欲的野兽冲出栅栏,便不会再接受任何道德律令的束缚。于是,外戚杨氏满门赤族;于是,皇后贾南凤机关算尽,反算了卿卿性命;于是,潘岳、石崇、张华、裴頠玉石俱焚;于是,八王之乱,国无宁日;于是,五胡乱华,遍地腥膻。当私欲的旋风消失的时候,神州大地到处是文明的碎片。第二次浩劫到来了。  

   三至六世纪是欧亚大陆各文明中心普遍遭受野蛮民族入侵的时期。当大陆东端的华夏文明岌岌可危的时候,大陆西端的拉丁文明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由于罗马帝国文化亲和力较弱,它所征服的大部分地区仍旧保持着自己的文明特性,以致于支撑拉丁文明的腹地过于狭小。所以,在日耳曼人的铁蹄之下,欧洲大陆一片废墟。而东方的华夏文明亲和力较强,当华夏文明的腹地黄河流域沦陷之后,长江又成了第二条黄河。华夏民族的第二次浩劫持续了三百年。这次浩劫的结果是,大部分野蛮民族最后融入了华夏民族之中。隋唐时期,华夏民族又重振雄风。  

   罗马帝国灭亡之后,欧洲进入了长达一千多年的黑暗时期。除了基督教之外,没有别的文化。文明之光熄灭了,文明堕落到了非常低级的阶段。英国学者克莱夫·贝尔在《文明》一书中说:“欧洲人自从罗马帝国末年直到维多利亚女王登基,究竟有多少人一年洗过一次澡,那就很难说了。”这里指的是从公元四七六年至一八三七年,共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时期。即使在跌入第三次深渊,即蒙古占领时期,中国的文明程度也令来自西方的马克·波罗大为震惊。而江南苏州的市民经常洗澡的习惯尤其让这个白皮肤的旅行家大开眼界。  

   第二次浩劫比第一次浩劫要惨烈得多。第一次浩失掉的是周王室的发祥地关中地区,第二次浩劫失掉的是华夏民族的发祥地黄河流域。如果华夏民族在度过第一次浩劫之后没有向南方的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千辛万苦地开拓,此时也许就没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从而,也就会像希腊和罗马文明一样被长期尘封在历史的档案柜里。在北朝时期,汉语甚至成了一种遭忌的语言。北齐汉族血统的皇室甚至已经鲜卑化,执行了一种与华夏文明非常隔膜的政策。隋朝的开国皇帝在北周时期有一个鲜卑姓氏,他的名字叫普六茹坚。在长达三百年的时间里,黄河流域到处是昙花一现的国家,血流成河的杀戮,野蛮成性的帝王,朝不保夕的民众。  

   华夏民族之所以能够渡过这次浩劫,大概有以下几方面的因素。  

   第一,华夏文明强大的亲和力,诸野蛮民族难以抵挡。他们在内迁之后就开始耳濡目染,心向往之。建立政权后,更是竭力效法华夏帝王的模样。五胡乱华的第一个英雄人物是匈奴人刘渊。青年时代,他曾长期在西晋的首都洛阳生活,与当时的许多大名士诸如王济父子交往甚深。北魏孝文帝更是全面推行汉化政策。第二,华夏文明有辽阔的地域,有广阔的回旋余地。一种文明如果腹地过于狭小,就会像荒野里的一盏孤灯一样容易被大风吹灭。而如果拥有辽阔的领土,就会像森林大火一样越烧越旺。华夏民族在第二次浩劫之后残余的疆土也要比罗马帝国的腹地大得多。这样,就能够保证文明继续正常的发展。第三,汉族占绝对优势的人口,为文明的薪传提供了不灭的火种。南方不用说,即使在野蛮民族统治之下的北方,汉族人口也占绝对优势。这样的后果是:一方面,不管哪个民族执政,都不得不吸收一些汉族上层人物治理国家;另一方面,每一个人都是其所在文明的一个文化载体,他们一代一代的生命延续同时也是一种文明的传承。这样,普六茹坚最终而成为杨坚也就不足为怪了。第四,中国当时的社会结构比较紧密,社会上层和社会下层在文化认同上高度一致。强大的凝聚力使社会族群在遇到危险时不宜崩溃。所以,当黄河流域沦陷时,大批普通民众才会随着士族一起迁往南方。而罗马帝国是奴隶制,社会结构中,人数最多的是毫无自由的奴隶。这些奴隶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因为作战被俘或者遭遇海盗袭击而成为奴隶。他们都患有强烈的思乡症,和他们的主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认同。这样的结果是,东晋依靠北方移民组成的北府兵士气旺盛,战斗力极强,以区区三万之众就在淝水打败了前秦苻坚八十万军队。而罗马帝国面对着众多人口却找不到保家卫国的士兵,甚至不得不把国家的民运寄托在日耳曼雇佣军身上。这种由钱币垒起来的国家支柱一旦倒塌,整个帝国大厦就会轰然崩溃。 

                          
                                       二  

   
普六茹坚成为杨坚,是一个富有深刻象征意义的历史事件。它标志着华夏民族已经走出黑暗重重的时代,华夏文明已经复兴。就像欧洲的文艺复兴不是对希腊罗马的简单回归一样,隋朝的建立开创的也是一个崭新的时代。有时候,高度发达的文明也是一种负担。西晋高度发达的玄学造就了一代萎靡不振的知识分子。他们不但改变不了民族的命运,甚至连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不了。经过三百年血与火的洗礼,黄河流域的汉族人民已经充满了英雄气概。由于诸野蛮民族和汉族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恩格斯说:没有任何一个历史的巨大灾难不是以历史的巨大进步作为补偿。欧洲一千多年的黑暗时代获得的补偿是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和工业革命。中国三百年的黑暗时代获得的补偿是代表民族辉煌顶峰的大唐盛世。  

如果算到南宋的灭亡,第二次浩劫之后,汉民族又繁荣了七百年。鲁迅先生说:唐人身上带有胡气。这不仅指隋唐统治者甚至下层人民很多具有胡人血统,而且指民族性格上和胡人相似。两汉文人视经学为饭碗,两晋名士视清谈为生命,而唐朝士人对哲学不感兴趣。可以看出,三百年后的汉族与三百年前的汉族已大不相同。他们有开阔的胸襟,超人的眼光,兼收并蓄,海纳百川。在文化交流、经济交流和民族交往方面都显示出前所未有的自信。唐太宗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这样的境界以往的帝王难以企及。公元六二六年,唐太宗初即位,突厥颉利可汗率十万骑兵南下,长驱直至距长安仅仅四十里的渭水便桥北。唐太宗只带六骑至便桥南,隔水责问。最后,双方在便桥上订立著名的“渭水之盟”。这样的气魄以往的帝王无人可比。唐朝前后灭亡两突厥,在辽阔的游牧地区第一次设立了羁縻州府,把浩瀚的漠北纳入大唐的版图。这样的功业以往的帝王无法做到。  

哪一个时代的读书人,也没有像唐朝的读书人这样拥有辽阔的视野。他们不满足于学富五车,也不满足于道贯古今。他们身为读书人,却渴望像汉朝的冒险家那样立功绝域,献身疆场。他们那样热爱着边疆苍凉凄苦的生活,以至于给我们留下大量歌咏边塞生活的诗篇。岑参说:“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王维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倾心佛教,热爱山水田园。但是,同样赞叹着这样的生活:“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高适说:“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王昌龄更是发誓:“黄沙百战穿金甲,不斩楼兰终不还!”他们对建功立业这样执著,以至于杨炯认为:“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即使到了中唐,这种昂扬的精神状态也没有改变。李贺《南园》诗中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这种价值观与以前的读书人大相径庭。东晋时候,桓温西灭成汉,北伐前秦,英雄盖世,势倾朝野,就连东晋皇帝也看着自己的宝座发抖。可是,当桓温为自己的儿子求娶王坦之的女儿时,王坦之的父亲王述竟然勃然大怒,斥责儿子说:“恶见文度已复痴,畏桓温面?兵,那可嫁女与之!”《世说新语》还把这件事归到《方正篇》,足见那时读书人的价值取向。即使桓温官至大司马,在读书人眼中仍然是个兵,于是就低人一等。东晋之不能进取,良有以也。到了唐朝,时尚大变。就连李白这样的文学巨星也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读书人。他在《塞下曲》中写道:“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唐朝文人不屑于经学,也不屑于清谈。他们大都是性情中人,真诚坦率,于是便有了唐诗的辉煌。  

三百五十年后,华夏文明又受到北方民族的威胁。石敬瑭献幽云十六州给契丹,便再也没有收复过来。在西方,吐蕃的崛起使唐朝的疆土早已大大萎缩。安史之乱后,吐蕃不仅完全控制西域,而且占领了河西和陇右地区。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七六三年),京都长安一度沦陷。这样,第三次影响全局的民族冲突渐渐拉开了序幕。  

    两宋时期,是中国文明相当发达的时期。尽管,由于采取重文轻武的政策,盛唐气象风光不再。由于文化上采取了非常宽松的政策,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盛产思想家的朝代。宋朝的时候,人口大量增长,城市经济繁荣,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在北方游牧民族的眼里,南方就意味着富有、幸福和快乐,南方是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南方唤起的想象是高雅的人生、优美的景致和随风飘展的裙子。他们受着这样的诱惑,像哥伦布受着黄金的诱惑一样。于是,他们纷纷南下。据《鹤林玉露》记载:柳永《望海潮》词极写杭州人物之康阜,湖山之壮美,以致于金国皇帝完颜亮听了之后,“遂起投鞭渡江之志”。谢处厚为此写诗云:“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哪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北方民族一波一波南下,汉民族危机越陷越深。先是契丹在公元九三六年得到燕云十六州;近二百年后,女真族又入主中原,淮河以北的文明发祥地再度沦陷;九十年后,蒙古族灭亡南宋,汉族第一次在全境丧失政权,彻底处在外族奴役之下。又过了九十年,汉民族才走出漫漫长夜。  

历史的规律是:文明之盾往往抵御不住野蛮之剑的攻击;但是,野蛮之剑一旦穿透文明之盾,便因不可自拔而消失自身。辽金元当然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首先,所有发生在现代中国疆域之内的历史都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入主中原的各个民族都不同程度地接受了汉族文明,甚至以中国文明正统继承者自居。当南方的汉族政权视北方的外族政权为索虏的时候,北方的外族政权却称南方的汉族政权为岛夷。蒙古民族统治了整个中国,却没有阻碍华夏文明的继续繁荣。因为失去登上政治舞台的机会,汉族知识分子纷纷在戏曲舞台上大展身手。于是,就带来元曲的繁荣。但是,整体看来,蒙古民族在掌握汉族文明的过程中并不总是得心应手。在这一点上,它甚至还不如在它之前的辽金。所以,元朝的统治是粗糙的。所以,元朝便混乱而短暂。公元一三六八年,随着明朝的建立,汉族的第三次浩劫过去了。  

由于蒙古民族入主中原时间短暂,并且执行了一种民族隔离的政策,所以,它注入到华夏文明中的血液并不太多。它给中国历史留下的遗产最重要的可能是这样两点:一是分布极广的回族,二是第一次把西藏纳入中国的行政版图。其后的明朝也不像五胡乱华之后的隋唐那样是一个民族融和之后的崭新的民族。明朝本质上是宋朝的继续。宋朝的程朱理学不仅在明朝继续得到了发展,而且还得到士大夫们的广泛实践,最终成为汉民族各个阶层的主流意识形态。  

如果说宋朝的宽仁政策催生了程朱理学的话,程朱理学带给明朝的却是狭隘的胸襟和短浅的目光。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朝代的君臣关系象明朝这样紧张。全体朝臣团结一致的反对,也无法改变皇帝的决定;皇帝对全体朝臣的残忍体罚,也不能改变朝臣的意见。最后,皇帝在形式上胜利了,而朝臣在道义上胜利了。于是,都知道明朝有太多昏庸的皇帝,有太多坚守气节的士大夫。殊不知,对皇帝的昏庸,士大夫们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程朱理学的教条主义化让他们缺乏雄才大略,而只能在一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问题上呶呶不休。斯威夫特的《格里佛游记》中有这样的情节,小人国的国民们在如何吃鸡蛋的问题上发生了严重的争议,一部分人主张从大头开始吃,另一部分人主张从小头开始吃。结果,爆发了长期而残酷的宗教战争。明朝士大夫的气节大多都是这类情况。明武宗无子,遗命由堂弟朱厚熜继承帝位,是为明世宗嘉靖皇帝。嘉靖皇帝要求在祭祀的时候称呼自己的父亲兴献王为皇考,但是,以杨廷和为首的朝臣坚决主张嘉靖皇帝只能称明武宗的父亲明孝宗为皇考,而对自己的生身父亲兴献王只能称叔,自称侄。结果,导致规模空前、影响深远的大礼仪之争。当朝臣听说嘉靖皇帝最后决定称自己的大伯为大伯,称自己的父亲为父亲的时候,立即沸腾起来。杨廷和之子杨慎道:“国家养士百余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于是,集合高官二百多人跪伏左顺门,大呼高皇帝孝宗皇帝的庙号,甚至群臣齐号,撼门大哭,声震阙廷。大礼仪之争造成君臣之间难以愈合的感情裂痕。明朝的皇帝普遍喜欢深居皇宫,不愿交接大臣,在很大程度上和此有关。  

   没有向外进取的雄心使他们热衷于激烈的内耗,或者说,激烈的内耗使他们都没有了向外进取的雄心。当明朝的士大夫开始为皇帝称呼父亲为叔叔而斗争的时候——那一年是公元一五二二年,麦哲伦正好完成了他的环球航行。幸运的是,哥伦布三十年前,即公元一四九二年发现的不是中国。否则,面对西方殖民主义者的疯狂进攻,内敛低效的大明帝国也许招架不住。但是,考虑到后来的郑成功尚且能够击败盘踞台湾的荷兰殖民者,大明帝国也许能够像肃清倭寇一样抵挡西方殖民者的进攻。可是,有一点可以推测,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爆发的时候,如果英国面对的是大明帝国政府的话,其后的民族灾难也许更加沉重。  

值得一提的是,自秦始皇开始,中国在越南进行了将近两千年的稳固有效的郡县统治。越南之隶属于中国较朝鲜要稳固得多,甚至比西藏、云南还要紧密。然而,最后却在明朝前期轻易地放弃了。华夏民族丧失了一块宝贵的伸向东南亚、拥抱太平洋的土地。  

    明朝科技发达,经济繁荣。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明朝已经产生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的萌芽;由于清兵入关,才打断了中国的资本主义进程。但是,有更多的历史学家认为,中国的科技水平从明朝开始才落后于西方。  

魏晋士大夫热衷于清谈,明朝士大夫热衷于党争。在没有太多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公元一六四四年,清兵入关,宣布了汉族第四次大灾难的到来。五胡乱华的直接原因是八王之乱,满清入关的直接原因是李自成。

 

分享:
标签: 华夏文明 西周 东汉 蒙古 满清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华夏文明的五次浩劫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斫岩斫岩:男,汉族,李猛,北京海淀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帧设计专业,兴趣是与民族文化相关的美术设计作品和文学艺术作品。2009年8月18日与新知社主编共同建立互动百科汉服社文化小组。2009年10月25日己丑年重阳节举行汉服文化活动。2010年2月10日更名为互动百科汉复社。2010年4月1日建立“可持续生活.中国”墨家田园理想生活小组——耕读.桃花源艺术工作室。2010年11月1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城乡互动与可持续生活亚洲论坛国际研讨会设计会刊。2011年10月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届全国社区支持农业(CSA)会议设计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