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百科

广告

孔庆东:重建诗歌的新月派

2011-12-09 20:28:06 本文行家:斫岩

对新月派,一定要排除社会上流行的那种对它肤浅的理解,以为新月派是很清新的、很文化的、很绅士的,都不是。新月派是老谋深算的一个文化流派,是有着巨大文化野心、文化梦想的流派。闻一多先生提出一个口号叫“理性、节制、情感”,这和他们所受英美哲学的熏陶有关。

《国文国史三十年1》孔庆东/著《国文国史三十年1》孔庆东/著


 

 

 作者:孔庆东    文章发于:中新网

 

  ◎对新月派,一定要排除社会上流行的那种对它肤浅的理解,以为新月派是很清新的、很文化的、很绅士的,都不是。新月派是老谋深算的一个文化流派,是有着巨大文化野心、文化梦想的流派。闻一多先生提出一个口号叫“理性、节制、情感”,这和他们所受英美哲学的熏陶有关。


  一

  新月派非常复杂,它首先是有自己政治梦想的一个团体,新月派要在中国建立英美式的西方文明。新月派的主要成员都是留学英美归来的,他们要用英美的民主制度改造中国。他们没能混进政坛,在政坛的外面徘徊着,跟政坛有一些勾结,但是他们自己又不具备政治势力,所以最后还是用文学来发言。

  他们写小说,写诗歌,办杂志,有机会就往政坛钻一下,但是未必能成功。他们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五四”的时候大家从各个方面来改造中国,有无产阶级想法,有资产阶级想法,他们的动机都是好的,都是想让中国更民主、更自由、更开放,老百姓过得更好,只不过大家的思想角度不一样而已。

  新月派于1923年成立了一个新月社,主要成员有闻一多、徐志摩、胡适、梁实秋、陈西滢等。他们认为要把中国变成英美式的西方民主国家,他们认为这个理想能够实现,而且已经开始了。他们认为中国就像一个刚刚升起来的月亮一样,所以叫新月,这个新月不是文化上的月亮,是带有政治比喻的,中国是刚刚升起来的民主的月牙。在诗歌上,他们觉得郭沫若式的诗已经过去了,他们要建立一种有规范的诗,要为新诗树立规范。

  闻一多就直接批评过郭沫若,他说郭沫若的诗是写出来的,不是作出来的。我们经常说写作,没人去区分,闻一多区分了。他说的是事实,郭沫若的诗就是写出来的,趴在地上写出来的。写和作有什么区别呢?写是自然的,但闻一多认为诗得作,要制作,要加工。闻一多认为诗是艺术品,必须制造。

  他认为诗要作,既然要作,就要有选择,有淘汰。郭沫若是泛神论的思想,只要是自然的就是好的。闻一多则认为自然的不都是美。我们不好评价他俩谁对谁错,谁高谁低,我们只能是记住每个人的主张,尊重每个人的特点,并且尽量地去理解他。郭沫若灵感来的时候抑制不住,马上需要把它原封不动地写下来,保持灵感最原初的记录。而闻一多与此相反,他灵感来的时候绝不写诗,灵感来了,稳如泰山坐着。什么时候写诗?等灵感过去再写,冷静下来。

  对新月派我们一定要排除社会上流行的那种对它肤浅的理解,以为新月派是很清新的、很文化的、很绅士的,都不是。新月派是老谋深算的一个文化流派,是有着巨大文化野心、文化梦想的流派。闻一多先生提出一个口号叫“理性、节制、情感”,这和他们所受英美哲学的熏陶有关。

  过去,学术界一般都是这样概括闻一多:诗人、学者、战士,先是诗人,然后成为一个民主战士。我认为诗人、学者、战士不是简单的三个阶段,而是在每一个阶段都同时具有这三个身份,他既是诗人,又是学者,又是战士。

  中年以后,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学术研究上。早期的这些新文化作家,朱自清也好,闻一多也好,后来都到大学里任教。闻一多先生在学术上留下了一些能够永垂不朽的著作,比如他对古代神话的研究,对《楚辞》的研究等等。后来到了抗战后期,受革命浪潮的影响,慢慢觉得在国民党统治下,学问也做不好,也受学生影响,慢慢投身于民主革命。闻一多并不靠近共产党,其实更接近国民党,他希望国民党改正错误,但国民党和蒋介石老让他失望,所以他尖锐地批判国民党,痛恨国民党的腐败、贪污,希望它浪子回头。1946年,李公朴被国民党暗杀了,举行追悼会的时候闻一多做了最后一次演讲,他在出门的时候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出门就没带钥匙,就没打算回家,知道凶多吉少。闻一多的人格是非常值得敬佩的,他不是那种激情澎湃的人,不要看了他的《最后一次演讲》,以为他没有理性,其实他非常有理性,甚至他知道自己要死,却故意地选择这样一个壮烈的方式结束生命。在创作上,闻一多有一种客观抒情诗,把主观情感客观化,拉开与描写对象的距离,情感正浓时不宜作诗,灵感来的时候不作诗,因为这个时候你跟对象拉不开距离。拉开距离后可以把对象变成一个可感的、具体的形象。他同时主张要在诗歌中加强叙事的成分,为此新月派做了很多的探索。从胡适开始破坏,到郭沫若打碎了古代诗歌的格律,可是到了新月派这里,要往回拉一下,诗歌必须和谐,在内容上要节制,在形式上要均齐,从此中国新诗走上了两条道路,一种是格律化的新诗,一种是非格律化的或者叫散文化的新诗,这是大体的区分。

  二

  如果说闻一多是新月派诗歌的元帅型人物,新月派的副帅则就是徐志摩。他们的主张虽然差不多,但写起诗来还是有比较大的风格上的差异。徐志摩跟闻一多相同的是他也喜欢讲点道理,讲点理论,向人炫耀他的学历。但他那些文章看来看去,你总觉得他不一定是一个好学生,道理讲得比较差。在新月派里论理论修养他不如闻一多,不如梁实秋,也未必就是缺点,也许他的性格就是不喜欢枯燥、繁琐的理论。

  喜欢徐志摩诗歌的人一般以青少年为主,在中文系待着,二年级以上的人恐怕就没有喜欢徐志摩的了。徐志摩的诗给人的感觉是更加依靠灵感,所以在当时被看成是天才诗人。徐志摩的确是天才,他自己也说,他写诗是靠灵魂深处来的一股暖意,这没法用道理来解释。胡适有自己的诗歌理论,郭沫若有自己的诗歌理论,闻一多也有,但徐志摩所依靠的就是灵魂深处来的一股暖意。

  其实徐志摩最好的诗不是《再别康桥》,比如他的《沙扬娜拉》写得更好。这首诗非常短,不争气,不押韵,好像不符合新月派的三美主张,但是你读起来有一种内在的整齐,内在的韵律,它的表达形式和它的表达对象完美地统一了。另外有一首既整齐又自然的诗叫《雪花的快乐》,可以说既能代表徐志摩,也能代表新月派。这诗一共是四节,每一节的形式都一样,整齐和不整齐是搭配的。这首诗每一节选的韵也是很见匠心的,潇洒的时候用的花韵,飞扬用的是比较明亮的韵,最后落到姑娘身上的时候变成消融,变成鼻音结尾。这首诗几乎无可挑剔,能够代表徐志摩的艺术成就。如果说新诗要格律化,徐志摩的这种格律化是受人欢迎的,但是这种格律化需要诗人本身的天才。格律没有束缚人,相反刺激人们去提高自己的创作能力。

  在闻一多,徐志摩之外,新月派还有朱湘。朱湘和闻一多、徐志摩都不一样,他是刻苦作诗的人。闻一多用心但未必刻苦,徐志摩是天才更不用刻苦,而朱湘是认认真真的,像做学问一样的,把作诗看成一种工作,看成一种科学实验。比如他曾琢磨过一个问题,新诗一行一句到底写几个字为好?他就进行这样的实验:写过五个字、六个字、七个字、一直写到九个字。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新诗每行不宜超过是一个字,但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道理。

  朱湘写了很多叙事诗,诗歌以抒情见长,但是专门有一类为叙事诗。闻一多等人也探索过叙事诗,只是朱湘相对写得好,他写过一些长篇的叙事诗。朱湘这个人不像闻一多、徐志摩交友广泛,他脾气不好,与他人的关系不好,不善于交往,所以他的影响不是特别大,人们只能从他发表的作品中了解他。他和徐志摩、闻一多相同的地方是也很注重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如《采莲曲》在形式上一句长、一句短,读起来很像小船在摆动,有采莲的运动感。

  新月派是为中国新诗的格律化作出最重要贡献的一个诗派,但是朱湘的个人命运比较悲惨,后来由于生活的种种压迫,他自杀了,投水而亡。新月派诗歌的三员大将皆无善终,令人惋惜不已,不得不感叹新诗的格律化道路怎么这么艰难?

  (《国文国史三十年1》孔庆东/著,中华书局2011年11月版,有删节)
分享:
标签: 孔庆东 国文国史三十年 新月派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孔庆东:重建诗歌的新月派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斫岩斫岩:男,汉族,李猛,北京海淀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帧设计专业,兴趣是与民族文化相关的美术设计作品和文学艺术作品。2009年8月18日与新知社主编共同建立互动百科汉服社文化小组。2009年10月25日己丑年重阳节举行汉服文化活动。2010年2月10日更名为互动百科汉复社。2010年4月1日建立“可持续生活.中国”墨家田园理想生活小组——耕读.桃花源艺术工作室。2010年11月1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城乡互动与可持续生活亚洲论坛国际研讨会设计会刊。2011年10月6日,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届全国社区支持农业(CSA)会议设计会刊。